2012年3月24日 March 24, 2012 / Fengzi

我有一个错觉,就跟《李献计历险记》里面说的差时症一样,把有限的时间无限地延长。我毕业两年不到,但是我感觉大学生涯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。

今天中午,一个未知来电打了过来,180****1982,我很纳闷是谁打的。

喂,你好。

喂,疯子,我秋平。

靠,手机号码后四位竟然是你的出生年份。

靠,去死。我回来广州了,下午一起去打球啊。

很久很久以前,毕业两个月的秋平去了珠海谋生,将近两年后又回来广州工作,竟然还极其不厚道地在一个月之后才告诉我他已经回来。作辉也回来了,Sword也即将回来,景锋的江西出差也快结束了吧,春天来了。

按照计划,我、秋平、作辉和秋平的两位朋友一行五人来到了邮电职业技术学院。

我们坐在场下等着加队,我跟作辉调侃说,不知道这里的学生毕业之后是不是做邮差?作辉说,与时俱进,应该是送快递什么的。

应该是秋平和作辉的篮球鞋是同一款的缘故,冲突了,跟IP地址冲突一样的原理。我们频频被虐下场,整个下午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场外坐着,屁股坐得生疼。我开始转移注意力,观察那只爬到我身上的瓢虫,观察身后的那辆老式单车。

打完球,秋平请吃饭。我们走在街上,东张西望,寻找合适的餐馆。

我指着一家桂林米粉店说,不如吃这个吧,桂林米饭。

我又指着一家两元店说,那不如吃这个,全场只要2到10元。

我又又指着一家药房说,不如吃这个,你们好久没吃药了。

你给我闭嘴,就吃这个,重庆酸菜鱼,秋平说。

这个店的酸菜鱼很奇特,没有多少酸菜,也没有多少鱼,整一大锅都是豆芽。饥饿真是维护社会和谐之根本,我们毫不介意,消费者权益什么的早让我们远远抛在脑后。我们吃得津津有味,大汗淋漓,我还突破了近些时间来的记录,吃了三碗饭。

吃完饭,他们计划去秋平家斗地主,我不会玩,但是只好跟着,因为这迷宫一样的巷子,对于路痴的我挑战太大,实在走不出去。秋平带着我们左拐右拐左拐右拐,走了大概10分钟,终于到了。他沾沾自喜地说,你们看,就这样走,很快就到了,so easy!

秋平和他的两个朋友玩着斗地主,作辉坐在电脑前玩着单机版连连看。我心想你们就不能玩点高端点的么,像我这样用手机记录今天发生的事情多好啊。

最后,手机没电了……

插图

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
© Fengzi / 生活 / 小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