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2月29日 February 29, 2012 / Fengzi

我哼着林宥嘉的《说谎》,我兴高采烈,我哐啷一声关上门,我的包锁家里了,我吹着冷风,我内个去!

庆幸的是,我的手机没有放包里。可以打电话给大鱼,他家不能上网,拿了我的钥匙,我上班的时候他就过来蹭网。我拨通他的电话,没人接,我又拨,还是没人接,估计是调了静音。靠!这人怎么这样,上次是关机,教训了一顿,说以后开着,以便不时之需,说好要改正,这次又是这样,怎么连改正个错误都要循序渐进。

我不能坐在这里等死,我要去找他,我要撞开他家的门,我撞开门第一件事就是要冲着他喊,快拿吃的来!我还没吃早餐,我很饿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吹水王子 February 11, 2012 / Fengzi

如果有一个人,他长得不像王子,而且现在也不会吹水了,那他还能不能被叫做吹水王子?

吹水王子是他高中时候人送的外号,是他十几年来达到的一个新高度。

王子德才兼无,品学兼差,是社会zhu义教育事业的包袱,是全国人民大步迈向共产zhu义的绊脚石。

上课对王子来说,总是无聊的,老师在讲台上讲着“为什么作者当时要写这么一番话”,谁也不知道。王子兴致大发在草稿纸上疾笔如飞,片刻之间一条神龙赫然纸上,题曰,飞龙在天。画的实在太好,王子忍不住展示给他同桌看。同桌看完敬佩地看着王子,深情地说,这行云流水般的笔法,张弛有度,简直不敢相信出自一个高中生之手!王子很谦虚地说,都是中国特色教育给了我创作的灵感,感谢老师,感谢校长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