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12日 April 12, 2012 / Fengzi

我对阿洪极力推崇的所谓性格色彩学其实并不感冒,单纯的不感冒,并不是质疑它准不准。

这天,Easy竟然在讨论组里面问“红+蓝”是什么性格……这个问题叫我和木下如何回答是好……

你自己去问阿洪。于是,阿洪对Easy开始了他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理论探讨。节目的最后,当然还是如出一辙地向她推荐那本乐嘉写的不给力那几本书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2012年4月4日 April 6, 2012 / Fengzi

Fish,Minnie和我组队去白云湖踏青。

我们明确分工,Minnie负责带吃的,Fish负责带单反,我负责带喝的。

我们在棠下brt站集合,开始前往白云湖的长途跋涉。路线是先到火车站,再从火车站搭车到白云湖。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第一站就被我带错了路,本来是要搭去火车站转车的,结果被我带上了开往火车东站的公车。无辜的Minnie和Fish毫不犹豫的跟我冲上车,还好Minnie发现得及时,不然我的罪孽就深重了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hosts 12.3.30 March 30, 2012 / Fengzi

这个是什么,这个是干嘛用的,不解释,懂的人自然就懂了

203.208.46.146 www.google.com

203.208.46.147 www.google.com.hk

203.208.46.132 clients1.google.com

203.208.46.149 mail.google.com

203.208.46.161 chatenabled.mail.google.com

203.208.46.161 mail-attachment.googleusercontent.com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2012年3月24日 March 24, 2012 / Fengzi

我有一个错觉,就跟《李献计历险记》里面说的差时症一样,把有限的时间无限地延长。我毕业两年不到,但是我感觉大学生涯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。

今天中午,一个未知来电打了过来,180****1982,我很纳闷是谁打的。

喂,你好。

喂,疯子,我秋平。

靠,手机号码后四位竟然是你的出生年份。

靠,去死。我回来广州了,下午一起去打球啊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2012年2月29日 February 29, 2012 / Fengzi

我哼着林宥嘉的《说谎》,我兴高采烈,我哐啷一声关上门,我的包锁家里了,我吹着冷风,我内个去!

庆幸的是,我的手机没有放包里。可以打电话给大鱼,他家不能上网,拿了我的钥匙,我上班的时候他就过来蹭网。我拨通他的电话,没人接,我又拨,还是没人接,估计是调了静音。靠!这人怎么这样,上次是关机,教训了一顿,说以后开着,以便不时之需,说好要改正,这次又是这样,怎么连改正个错误都要循序渐进。

我不能坐在这里等死,我要去找他,我要撞开他家的门,我撞开门第一件事就是要冲着他喊,快拿吃的来!我还没吃早餐,我很饿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吹水王子 February 11, 2012 / Fengzi

如果有一个人,他长得不像王子,而且现在也不会吹水了,那他还能不能被叫做吹水王子?

吹水王子是他高中时候人送的外号,是他十几年来达到的一个新高度。

王子德才兼无,品学兼差,是社会zhu义教育事业的包袱,是全国人民大步迈向共产zhu义的绊脚石。

上课对王子来说,总是无聊的,老师在讲台上讲着“为什么作者当时要写这么一番话”,谁也不知道。王子兴致大发在草稿纸上疾笔如飞,片刻之间一条神龙赫然纸上,题曰,飞龙在天。画的实在太好,王子忍不住展示给他同桌看。同桌看完敬佩地看着王子,深情地说,这行云流水般的笔法,张弛有度,简直不敢相信出自一个高中生之手!王子很谦虚地说,都是中国特色教育给了我创作的灵感,感谢老师,感谢校长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再说我常用的Android应用 January 29, 2012 / Fengzi

折腾,前段时间,我的G7给同事做测试搞坏了ROM,重刷的时候很干脆地把那张容量仅为2G的内存卡分了区并且做了APP2SD,短期之内装应用不在受手机存储空间约束了

积累,不受约束,安装新应用自然不用删除旧应用来释放空间,于是有了新的尝试,有了新的尝试便有了新的发现

分享,分享最近常用的应用,算是对上一篇《也说我常用的android应用》的补充

ZAKER

就国内的新闻类应用中,你很难找到比这个更好的了,超多新闻源聚合,和新浪微博等社会化网站打通,友好的用户体验等等优点

http://www.myzaker.com

阅读剩余部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