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兽形态 September 12, 2011 / Fengzi

我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学生,自初中开始就是教育界的公敌。

高中时爱上了编程,然后义无反顾地把“网络工程”填上了高考第一志愿,成功被录取之后发现自己心中向往的叫“软件工程”……

“学厨师,还是新东方。”

“学技术哪家强,____山东找蓝翔。”

生活有时候就是这么戏剧性。

于是,开始了大学生活。

没有了棱角,安于现状,得过且过。

被选为班委,被称为八号女生,被老师表扬。

“三年之后又三年,三年之后又三年。”

这是读书生涯的最后三年,似乎一切都已成定局,结局显而易见。

应付式的教育,应付式的学习,无聊透顶。

无聊有无聊的活法,我重新看起了《猛兽侠》,初中时很喜欢的动画片。

那些猛兽侠们只要喊“变身”就可以在“野兽形态”和“机械体”之间随意切换。

虽然,敌人变形虫也可以随意变身,甚至都不用喊口诀,但终究是一群没有思想的机器人。

现在的我们,应该就是变形虫的一种,以班为单位,老师就是那些经过无敌龙改造带有火种的小头目,而整个教育体制就是无敌龙。

于是,无敌龙让我们往东我们就往东,让我们往西我们就往西。我们喊着同样的口号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……”

必要时我们就变形,变形之后拥有更强劲的火力用来对付敌人,口号也精简为“学习,向上。”

总结地说,我们的任务就是寻找猛兽侠并把他们打败,然后取回他们的火种交给无敌龙,让无敌龙改造他们并成为我们的一员。

我隐约记得我曾经也是个猛兽侠,那时的我自由自在,不为世俗所困。

应该是在某一次和变形虫的交战中,我不幸被击败,最后被无敌龙改造了身体;但是因为我的火种太强大,无法完全取出,所以残留的火种唤醒了现在的我,我想应该是这样。

我应该恢复野兽形态,这样变形虫就侦测不到我的存在;我应该躲在隐蔽的地方,酝酿猛兽侠对变形虫的反攻;我应该寻找其他的猛兽侠,加入他们,壮大队伍……

一天晚上,我照常独自一人去打球,遇到两位女生,她们说,你变了。

我说,是么。

然后我们寒暄了几句,我继续我的篮球,而她们继续她们的事。

那晚,我玩得很晚,最后我累了,坐在地上,两手撑地,望着天,天上依旧是那片城市里特有的黑云,看不到星星和月亮。

我转过头看着放在旁边的篮球,还好你没变,还是一样的圆,哈哈。

我觉得我的脾气越来越好了,不会再抗拒跟不喜欢的人交谈,学会了赞美别人,对于讨厌的人,也不再横眉相对;我努力成为社会里别人口中脾气好、容易相处的人;然后再不温不火无棱无角地待着。人们说,这就是生活。——Camille

插曲

即日起,博客内容涉及到的 敏F感U词C汇K 统一使用“__”替换,大家填空吧。这个创意不错吧,那是,疯子就是这么自恋

关注微信公众号,找我们吹牛
© Fengzi / 生活 / 大学, 猛兽侠